在爱情中实现涅槃

与现代禅一起讨论佛教爱情婚姻观

 

曾琦云

 

   现代禅有关佛教婚姻观的论述很有深意和新意,因为婚姻和爱情体现了生命的本质问题。孔子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佛陀说“菩萨永远与众生为眷属。”

  大乘菩萨不舍众生,与一切众生永远互为眷属,所以,在大乘佛法里面,也是离不开爱情的。大乘佛法不离开世间法,而世间法是离不开家庭的,而家庭却离不开爱情。试想,如果离开了家庭和爱情,我们普度众生的宗旨从哪里去落实。佛经说:“让一切众生欢喜就是让诸佛菩萨欢喜。”真正的爱情本身就是一种奉献,在爱对方的时候,抛弃了自己的一切,在互相之间体贴、爱护和关怀中,既使自己的灵魂得到了净化,也使对方的灵魂得到了净化。这本身就是一种让众生欢喜的最好方式。

  佛教强调大慈大悲,这种的慈悲的精神本身就包含了爱,只有以佛教慈悲的精神才能去体现真正的爱情。因为慈悲的精神可以突破那种占有的爱、自私的爱、个人的爱,并由此升华为一种对所有众生的爱。在一个人无量无边恒河沙劫的轮回中,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因缘关系,其中也有着很深很深缘分的情爱对象。大乘菩萨为了度一个人,必须先爱一个人,可以多生多世与他(她)结为夫妻。因为他本身就是众生的一份子,他得度了,无数众生也能得度。大家知道,《楞严经》中一开头就讲了阿难与摩女的恩爱因缘,如果阿难与摩女没有这五百世的恩爱因缘,摩女又怎么会成为释迦牟尼的弟子。

  宇宙本来就是一个阴阳辩证的统一体,有此必有彼,有你必有我,涅槃就是对立和分别的完全破除,阴与阳的和谐统一,所以密宗的最高修法就是男女双修。我这里当然不是提倡这种双修法,而是说通过爱情一样可以走向涅槃的彼岸。爱情本身没有罪恶可言,它障碍涅槃的是它的分别心。当你爱对方的时候,抛弃了自己的一切,你可以为对方牺牲个人的一切,这种分别心本身不就在破除吗?所以,菩萨在情爱中一样实现涅槃。

  从这一思想基础出发,我很赞同台湾佛教现代禅有关爱情婚姻的许多观点,本文就现代禅的论述来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一、 涅槃与爱情

 

  现代禅李元松居士说:“从涅槃的立场,来看人类的婚姻,其实婚姻当体即涅槃。龙树菩萨说:‘诸法从本以来皆涅槃相。’大乘经论及禅典之中也处处向世人明示‘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真如’的理趣。”1从这一观点出发,李居士进一步说明:“以情欲而言,其实情欲本身有何咎呢?我们认为情欲不好,甚或产生排拒、罪恶之见,难道不觉已经背离‘缘起即空’的精神,以及佛教无嗔的原则了吗?般若经云:‘真如法门不舍一法,若舍一法即是谤佛。’”2所以从般若的立场来看,李居士认为遍一切法都是药,嗜欲重只是障碍圣果的证得,却不是生死轮回的根本。

  我认为,涅槃的本性即空,空绝对不像石头一样无情无义,如果像石头一样无情无义,那就是顽空,根本就不是涅槃了。欲界众生之所以不能证得空性,乃来自他的人我对立,而不是情欲的本身,情欲的本身是没有罪过的,也不是轮回的根本。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们要把情欲与爱情区分开来。从境界来说,情欲是底层次的,而爱情是高层次的。情欲的目的是占有对方,而爱情的目的是爱护对方。情欲可以说为世俗的爱情,而爱情应该是真正去理解、体贴对方,并能为对方奉献自己的一切乃至于生命,这才够得上称为爱情,或者说称之为真正的爱情,而世俗的爱情是不够爱情这个称呼的。所以当情欲上升为真正的爱情的时候,人我对立即已经消失,本性即空即涅槃。因为真正的爱情使人去除了一切杂念,当个人全部为对方着想的时候,小我既已经消失,空性即已经产生,正是趋向涅槃之境。

  从情欲过渡到爱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只要我还在现实生活中,一定就有情欲,并非有情欲就不能涅槃。正如李居士说“如果稍有情欲便无法证得菩提,那么佛陀现在也还是生死凡夫。”3释迦牟尼也要吃饭、穿衣,也娶妻生子,腰酸背痛也请阿难尊者替他捶背。《金刚经》一开头就说释迦牟尼托钵乞食,正是说明众生在情欲中实现涅槃,出世不离开入世。如果把情欲看成洪水猛兽,必然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再次出现人我的对立,于涅槃的道路越走越远。出家修道,最后也离不开情欲和爱情。真正的出家是大丈夫事,这一辈子辞亲别爱,一心修行,确实不是容易的事。但是要证得大乘的涅槃,仍旧离不开情欲和爱情。出家就是暂时利用一个优越的环境,从小我走向大我,最后趋于无我的定境,以便更好去除人我对立,一旦去除人我对立,他就仍旧不能离开众生了,所以出家高僧即是大乘菩萨,大乘菩萨一定会乘愿再来,在无数的轮回中,仍旧与众生为眷属,与众生打成一片,以实现最高的涅槃。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离开众生不能成佛,也不能实现涅槃。

  作为真正的佛教修行者来说,应该从小我的情欲过渡到大我的的爱情。如果男女双方相互维系的要素只是情欲,那么必然是悲剧,这种可悲的关系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因为小我的情欲必然是痛苦的,作为一个修行者来说,当他还没有定力去感化对方的时候,他所能够作到的就是避免悲剧的产生,与对方友好分手,不能去仇恨对方,发愿成为对方永远的朋友,在下辈子或许还可以作为眷属而成为相互渡脱的对象。对于已经组成的家庭来说,也没有必要去维持一个受伤的家庭,受伤的家庭对于双方都是痛苦的,不符合大乘佛教的精神。与其双方都在痛苦中生活,不如早点友好分手。之所以在我们这个世界爱情悲剧多,就是因为没有真正的爱情即走向大我的爱情。文学家说:“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夫妻有两种因缘,一种是讨债,一种是还债。讨债必然是痛苦的,还债必然是幸福的。也有既有讨又有还的,构成了错综复杂的婚姻关系。所以我们应该广结善缘,才不会遇到讨债的对象。广结善缘,那就是要实现大我的爱情,一旦拥有真正的爱情,我们也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解脱。

  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是名为假名,亦是中道义4。所以李居士说婚姻当体即不生不灭,不净不垢的涅槃,是绝无问题的!我也非常赞同这个观点。

 

二、大悲与爱情

 

  李居士说:“从大悲的立场来看婚姻,婚姻的场所即是菩萨利生的场所。佛法的最深处虽在涅槃,但体现涅槃的佛弟子,其人格最大的特征,却在大悲。‘大’是体现诸法寂灭性──涅槃,故可称为大;悲则是慈悲的简称。故‘大悲’其实是指没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的慈悲心。 ”5

  佛教是大慈大悲的宗教,慈即给众生以乐,悲即拔众生以苦。《涅槃经》卷十四云:“一切声闻、缘觉、菩萨、诸佛如来,所有善根,慈为根本。”《观无量寿经》云:“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大智度论》卷二十七云:“慈悲是佛道之根本,(中略)亦以大慈悲力故,于无量阿僧祇世生死中,心不厌没。”

  佛以众生之乐为乐,以众生之苦为苦,慈爱众生,永无疲惫。正因为如此,所以菩萨永远与众生为眷属。菩萨眷属,也就是个人苦乐渗透到无私的爱情之中,以对方之乐为乐,以对方之苦为苦,当两个人的苦乐已经融为一体的时候,正是菩萨的最高境界。所以,在佛教里面,真正的爱情也是同样值得歌颂的。《女人是老虎》这首歌,可不是对那种低层次境界的人的一种讽刺?宁愿我身下地狱,只愿众生得离苦,如果女人都变成了老虎,又怎样去为众生求安乐呢?大乘佛教的宗旨又从哪里落实呢?大家很尊敬的南怀瑾老师,实际也是性情中人,他看影视的时候,看到伤心动情的情节时,一样落泪涟涟。如果认为一产生情感就是凡夫俗子,那么在世界上还有菩萨吗?菩萨也为情而烦恼,菩萨以大悲而不得自在。

  正如李居士所说:“但愿众生离得苦,谁还去惦记佛学上的名相,谁还去计较究竟不究竟呢?有人的地方就有痛苦!有人的地方就需要温暖!婚姻当然也是菩萨利生度世的场所!”6

 

三、修行与爱情

 

  修行是实现涅槃的实践操作。从本性上上来说,众生无所谓修与不修,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从凡夫到成佛并非可以速成的,所以一瞬间大彻大悟,那是从本性来说的,若要真正证得空性,还须若干阿僧祇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修行是实现涅槃的必经之路。

  怎样修行呢?狭义的修行理解为打坐、念佛、拜忏、朝山、持咒、诵经等等,这样的修行是出家人的修行,不适合现代生活中的大多数人。所以真正的修行应该是在生活中修行,在生活中修正自己的行为,修正身、口、意种种错误,最后达到对众生产生无缘大悲的爱心。

  孔子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李居士解释说:“修行的人,下手处可以从夫妻关系做起,经由此,他的睿智可以发展到了解宇宙真理的地步。”7所以修行离不开爱情婚姻与家庭。

  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恋爱的生活不会是完整的生活,而在恋爱中最容易产生那种为对方奉献一切的高尚的爱情,可是这种高尚的爱情往往不够持久,甚至一瞬即逝。原因是恋爱中的青年往往不成熟,被一时感情冲动,而想实现一种盲目得自私的占有,所以不慎重的恋爱经常造成婚姻的悲剧。所以在恋爱的双方中,必须有一方是成熟者,才能获得美满的婚姻和爱情。

  恋爱是爱情和婚姻的基础,但也并非说恋爱时间越长,爱情就越牢固,也不是说一见钟情,爱情就能牢固。关键是那种相互爱怜、相互理解、相互体贴的情感是否能够真正融为一体,如果两个人的情感真正融为一体了,不管他们相处的时间是长是短,他们的爱情和婚姻必定是幸福的。反之,他们维系时间越长,他们的悲剧因素就越多。

  当两人结合后,男人对女人应该有一种责任感,如果仅仅是一种责任感,而没有爱情的滋润,这样的家庭就一定是悲剧,维持一个悲剧的家庭,对于两人都是痛苦。由于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许多的家庭都在悲剧中生活,完全没有必要。佛教是对人性的彻底解放,从缘的关系来告诫人们:“随缘啊,不要攀缘!”当对方不爱自己时,不要因为追求金钱地位而去攀缘。当对方爱自己时,不要因为对方贫穷低贱而鄙视对方,但是也不能以同情心去爱对方。同情虽然不是爱情,仅仅是一种朋友式的关怀,但同情也可以上升为爱情。一个家庭是否幸福,就看其中的爱是否存在,若爱已经不存在,相互之间就值得认真考虑了。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到时各自飞。”天长地久,那是双方无数劫修来的善缘,没有这种善缘,就应该相互理解,或者友好分手,而不要掉进死胡同。

  有人说:“如果有人能在婚姻生活中,好好地跟自己的另一半相处,那么这个人必然是觉悟的人。”李居士说:“不知是否有人会认为这是我过份浅化觉悟者,倘若有人如此想的话,那么我想辩护的是:可能是你太小看婚姻生活的复杂性了。除非夫妻间只想维持一般家庭表面的平和,除非夫妻间不关心彼此的心灵感受和成长,不然夫妻间的相处──尊重不占有、关怀不自私、随缘不强求的相处,事实上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夫妻之间至少要有一位是成熟的人格者,不然是办不到的。”8我认为,在爱情生活中,只有相互把小我的爱融入大我的爱直至无我的爱,才算是真正的觉悟者,也才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爱情。如果仅仅维持家庭上的表面平静,同床异梦,难道就能走上觉悟之路吗?

  佛教说,人生是苦,爱情生活中虽然有很多的快乐,但也有很多的痛苦。没有经过痛苦磨练的爱情,难以爆发出真正爱情的火花。李居士说:“人类的快乐只存在表层的感官上,但痛苦却深入骨髓。唯有在肉体和精神、亲情和爱情、学问和财富、面包和尊严、家庭和事业的交缠冲突中,才更能体会人间的苦乐和竞逐的现实,对于做人的辛苦和做人的无奈,也才会有真实的体验──而这都是修行人所应知应证的,尤其是发心学习菩萨的人,更应以此为成佛的道场。因为娑婆众生绝大部分都是男女结成夫妻、组成家庭,并且在种种两难之间挣扎着,这当中有辛酸、有甘甜,却无一不是刻划入骨的激情。修行人除非真正了解此中的冲突、痛苦与无奈,不然如何能做到原谅无知、悲悯罪恶的地步?又如何能避免说些不着边际、无关痛痒的空言呢?当知除了少数天纵英才之外,一般没有历经世事的人,根本不知人间疾苦,也不知凡夫是多么的纯真、可爱,同时又多么空虚地徘徊在万花筒的世界中。”9

  在痛苦中去享受真正的爱情,这是真正的修行者的必经之路。

 

四、什么是幸福的爱情和婚姻

 

  李居士说:“有许多婚姻专家、顾问,建议婚前要找教育程度、身家背景,以及嗜好、兴趣差不多的对象。但是在我来看,结婚对象即使符合了那些条件,也不见得会幸福。因为夫妻是两个人格天天在一起,有健康的人格才会有健康的婚姻,才能面对婚姻漫长的旅途。然而,教育程度、家庭背景等条件,并不能保证有成熟的人格,而且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例如恋爱的时候,男追女或女追男,对方喜欢文学,他也去读唐诗宋词;对方喜欢科学,他就赶快去研读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但谈恋爱的时候,可以这样,而婚姻生活却没办法投机取巧,所以我觉得成熟的人格才是幸福婚姻的基石。”10从这一立场上,李居士提出人格成熟的人几个特征:

  第一、是独处的能力。第二、接纳自己缺点的能力,没有完美主义。第三、体谅别人的能力。第四、则是真正爱一个人的能力。

  只有具有成熟的人格,才真正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如果你找到了一个人格成熟的人,那我向你祝福,你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真正的爱情应该具有以下特点:

  1、相互之间有一种无比的亲切

  当真正爱上一个人,应该会体会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会让你无限依恋,即使有一时的误会和不快,也会转瞬即逝。两个人的亲密感情甚至超过你的父母,你的家人。因为父母只能提供亲情,这种亲情不能像爱情那么细腻、温馨和丰富多彩。

  2、包容对方的缺点

  如果真正地爱一个人,也会包容对方的缺点。在恋爱的双方,只要有一方是冷静而成熟的,则必然能够发现对方的某些缺点,但是作为真正的爱情,就不会去计较这些缺点。在合适的时候,他们可以相互促进和改正。

  3、敬慕及尊敬对方

  真正的爱情是以拥有对方而骄傲,即使是最平凡的人,也会发现对方很多的闪光点。当然,如果真正找到了一个杰出的人,就更加幸运,由崇拜、敬慕、尊敬而发展成为真正的爱情。只要对方觉得自己是该爱的人,这种爱情就是坚不可摧的。因为能发现对方的价值,对方也必然认定自己为知音。

  4、荣辱与共

  在如日中天的时候,会爱对方;处于困境的时候,也会更爱对方。爱情不会因为地位、金钱、权利的变化而变化,不论成功或失败,都会一如既往地热爱对方。

  5、肝胆相照

  真正的爱情不会欺骗对方。当然作为个体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是在忠于爱情方面,两人一定是肝胆相照的,相互之间不会有背叛行为。

  6、更地时候称赞对方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赞美对方。这种赞美是出自内心的,而不是那种虚情假意。在相互的赞美之中,两人感到无比快乐,从而使双方更加自信,更加热爱生活,这就是真正获得了爱的幸福。

  7、尊重和自尊

  真正的爱情能够提高你自己的自信心。因为觉得对方优秀而尊重对方,从对方身上发现了生命的价值,而一起努力去创立美好的生活。如果发现对方优秀,感觉自己相隔太远,甚至产生严重的自卑行为,爱情的价值就会降低。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优秀的人,而你又是她深爱的人,那么对方就会帮助你提高自己的自信心。如果对方还不成熟,你就要调整自己的情绪,保持旺盛的热情,才能得到你真正的爱情。

  8、独一无二和相互信任

  真正的爱情是专一的感情。如果心中同时还能够容纳其他异性,那么你就还没有获得真正的爱情。如果他对你是真诚的,你也应该充分相信他,而不要产生无端的怀疑,双方的行动应该是自由的。

  9、人格的相互独立

  真正的爱情不是指两人性格相同、志趣相投,而是两人在相互接纳对方的时候,同时保持相互人格的独立。不应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在看法发生分歧的时候可以求同存异。

  10、时时为对方着想

  真正的爱情,经常会想着对方苦乐感受。当对方快乐时,会更加快乐;当对方痛苦时,就会更加痛苦。先他之忧而忧,后他之乐而乐。把快乐留给对方,而把痛苦留给自己。

  11、身心上的双重爱抚

  肌肤上的接触,虽然是爱的要求,但是真正的爱情不是简单的身体接触,当两人幸福地在一块的时候,更多是心灵上的甜蜜和慰藉。只有感觉让对方幸福,自己才有幸福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爱情。

  12、相爱的人是世界最美丽的

  真正的爱情,应该在你的心目中,他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实上,你会遇到很多比他更美的人,但你会以心中的偶像取代他。你会感觉他是你心中的王子,她是你心中的公主。

  13、爱屋及乌

  真正地爱一个人也会随之而去爱他身边的一切,但是真正地去爱对方的一切应该是在爱对方的同时,也去爱他的父母和亲人。如果男方有了爱人丢了父母,女方有了爱人讨厌婆婆,那么相互之间就不是真正的爱情。

  要拥有幸福的爱情,必然要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爱是给予,不是索取。在爱对方的时候,自己的灵魂得到净化,自己的人格得到提升,这应该就是真正的爱了。所谓人格提升了,即是事业心强了,脾气好了,爱心多了。所以李居士强调说明了“爱不是相互的需要”。如果只是盲目爱对方,只是为了爱,别的什么都不顾,那么这种爱就是堕落的爱。对于堕落的爱,我们没有追求的必要。如果遇到了这种堕落的爱,一个仁者,就应该离开这种爱,即使已经结合在一起了,也没有值得留恋的必要。

  李居士说:“一个有能力爱你的人,会体谅你的心情,给予、帮助、鼓励,而不是支配。此外,他还有另一个特性,即普遍地爱一切人事和物。”11由爱一个人,并促使相互之间去爱一切人和一切事物,这应该就进入菩萨的大悲境界了,这样的爱情就是成熟的爱情了。

  有人说爱是自私的,不能博爱。我们这种博爱与爱情的爱有区别和联系。如果找到了自己的心爱的对象,就应该真心去爱他,不能三心二意,从炽热的爱情中,相互的情感不能提升,从而体谅到一切众生都需要这种爱,这就上升到一般意义上博爱了。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由个人而推广到到一切众生的爱,这就是从爱情中实现涅槃了。

 

 

————————————————

1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2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3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4 龙树《中观论》

5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6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7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8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9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10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11 见现代禅网站http://www.zennow.org.tw/gb2312/lee/recommend/3-1/10.htm,编入李元松著《二十一世纪的禅》“佛教的婚姻观”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