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菩萨行的榜样(曾琦云著)
 
  首页缘起全身舍利之谜隐莲法师圆寂后的瑞相我和师父的学佛因缘菩萨行的榜样子午流注座谈会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行脚四方,普渡众生深山苦行僧师父的神通妙用一次例外的法事功德圆满,回归净土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全文下载佛门奇观给各位道友的信书籍征订和助印信息回主页
 

 

菩萨行的榜样

在师父身边的日子,他经常向我说及他的一生经历,有一次,我说:“师父,我要给您写传记!”师父听了很高兴,详细向我说起了他一生的一些事情,我一边听他讲,一边用笔记下来。没有想到这是师父最后一次向我全面详述他一生的经历,当我把他的事迹整理成为《以出世的精神干入世的事业》这篇文章发表时,他就在这一年走了。师父一生的事迹,其中印象最深就是他后半生在我老家的菩萨行。终年九十三岁的陈玉医生,以其神奇的针炙技术,在我老家早巳名闻四方。师父是我县中医院的创始人之一,是多次立功受奖的老中医,也是我县第一、二、三届县政协委员。19815月,湖南娄底地区卫生局授予他“名老中医”称号。1982101日,被聘为中国科协自然科学专门学会会员。1986410日,被省科协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聘为中医学会会员。他的无私奉献精神,也多次受到地县党和政府的表彰。1983年,县委、县政府授予他“两个文明建设”先进个人。1985年,县委、县政府评为“记大功”。1992年,地委、行署评为先进个人。当时我要写文章,问师父取得了哪些荣誉称号,师父就顺便提及了上面这些荣誉称号,并向我出示了证件和奖励证书。师父一直住在双峰县中医院,我第一次去看他时,就是那种简陋的套间房子。从1992年以后,他不顾年事已高,历尽艰难,创建双峰县观音殿,为双峰县建立了一个佛教活动场所。从此他从双峰县中医院迁出,住殿静修,虽然殿内风波不断,但他却能心静如水。

师父来到我们老家,要感谢许居士的邀请。1949年,湘乡(今双峰县是解放后从湘乡析出的)青树坪许居士去南岳进香,发现了他,觉得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出家人,请他下山去主持“永丰佛教居士林”(即现在的双峰县城)。鉴于当时南岳的环境已不适宜修行,师父于是就决定由出世修行改为入世修行,应许居士之邀,到来湘乡永丰镇。从此这里成为他的第二故乡,度过了长达四十多年的生涯。

    解放后,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师父只能脱下袈裟,干起了医生的职业,他的法名大家已经渐渐不知道了,大家后来就只叫他陈医生了。还在未出家前,师父就从哥哥行病无钱医治而被一人一针扎好受到启发,感觉到针炙技术能救百姓疾苦,就发奋钻研针炙技术。出家后,他一边行脚参学,一边学医治病。到永丰后,在1955年,他与弟子邀集同仁,成立了“永丰中医联合诊所”,这就是双峰县中医院的前身。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师父也没有躲过这场厄运。因为他曾经行脚香港,就被打成香港特务。师父告诉我,还有人诬他是国民党团长,娶过三个老婆。师父回忆起来都觉得好笑。为查明来历,他被拘留审查,终因无据而释放。释放后,他继续克服困难,办诊所行医治病。

    师父在交谈中对我说:“解放前,我在庙里有饭吃,治病是不收钱的。解放后,我没有庙住了,就收点钱维持生活。”但是,他创办的诊所收费甚微,对困难病人甚至不收费。他的救死扶伤的行为是典型的大乘菩萨行。许多疑难杂症都在他手里不药而愈,多少生命在他手里转危为安。我想,被师父救治的人,不仅祛除了身体上的病,而且也将祛除心上的病,菩萨将永远以大医船来普渡众生。下面记录师父几件事情,这些事迹不是师父说给我听的,但是是我老家流传最广的几件事情,也是师父点头承认的。

1967年夏天,双峰县文工团赶排《白毛女》,借调来的乐队指挥初次遇此场面心里很紧张,整天加强练习,精神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不想吃饭睡觉,脑子里全是曲谱,医院高手都爱莫能助,他自己非常着急。当时师父是受审受批判对象,他只好背着革命造反派偷偷去找我师父陈医生。说明来意之后,我师父将门关上,对他说:“你先睡一觉!”

乐队指挥心想:“我就是睡不觉才来找你呀!”有一些不解,但既然来了也只好躺下。躺下后,师父并不问病,与他天南海北瞎扯。突然他觉得脚趾处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口,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一觉醒来,心旷神怡,食欲正常,连原来乱成一团的曲谱也清晰如流了。

    湖南邵东县从山铺农民李忠,五十年代得了一种晕病,发病时像死人一样,而且不能动他。有时倒在水田里也只能就地将他的头部稍稍垫高,使嘴露出水面。病症来去不定,或几天一次,或一天几次。找到我师父后,扎一针好一段。我给师父写传记的时候,李忠已经七十多岁了,身子骨却越来越硬朗,有人笑他是不是吃了唐僧肉,他笑道:“唐僧肉没有吃,不过也有点关系!”

    更为神奇的,当时老家传说,有些病症,陈医生的针还未去就好了。双峰县中医院有一个女会计,患有胆囊炎,与陈医生相邻而住,请他扎针,一针下去,疼痛即止。有一天半夜,贺会计胆病复发,疼得在陈医生隔壁大喊大叫,家人不在,本人不能走动,陈医生顿动恻隐之心,摇头叹道:“也真可怜,干脆,给你摘除算了!”话音刚落,隔壁立即停止喊叫,从此没有复发。

师父亲口给我讲的是朱光远病人的事情。朱光远当时是双峰一中的学生,双腿瘫痪,不能走路,到师父的中医联合诊所扎一次针,效果良好,只因无钱,不好再来。后来因疼得不能忍受,才又来。师父问:“你为什么不来?”他回答:“我没有钱。”师父说:“你来吧,我不收你的钱。”一共扎了九次,终于使他的腿病断根。师父告诉我,五年后,他早已忘记了此事,突然有一天,他收到一封从安徽寄来的信,打开一看,原来是朱光远写来的,信中记述他从双峰一中毕业后,考取了安徽银行学校。他在信中一开头就说:

“陈医生,您是我的父母,您是我的恩人,您赐给了我两条腿!”

接着,他说他已经是学校三好学生,还是篮球队员。最后,他作歌一首:

“父母、恩人、两条腿,

百两黄金买不来;

寄与同仁仔细想,

体贴关心要入微。”

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师父向我背诵这首歌的欣慰情形以及他抑扬顿挫的语调。他说:“病人的感情是金钱买不到的!”现在想起来,为何师父要背诵这首歌,这实际是向我暗示了大乘菩萨行的入世精神,只是我当初没有仔细体会。

    师父首创的中医院,现在已经成为县城一家大型现代化医院。他以医生身份在这家医院干了几十年,住了几十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宗教政策得到全面贯彻落实。师父寻找自己的最终归宿,恢复了自己出家人的本来面目。在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他团结双峰县的信众,在县城东郊建立观音殿。大殿还未完工,他就从中医院搬进了观音殿。从此,他又由医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法师。

 

在双峰县中医院的陈玉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