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曾琦云著)


 
 

首页缘起全身舍利之谜隐莲法师圆寂后的瑞相我和师父的学佛因缘菩萨行的榜样子午流注座谈会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行脚四方,普渡众生深山苦行僧师父的神通妙用一次例外的法事功德圆满,回归净土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全文下载佛门奇观给各位道友的信书籍征订和助印信息回主页

 

 

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

    有一次,我到师父那里去,师父给我拿出一张报纸,显出很惊奇的样子,说这张报纸写他了。我拿过来一看,这是一张地方小报,很大的的标题写道:“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我一想,师父还有这样的传说,将此事问及师父,原来还真有此事,那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师父还特意向我回忆了不愿在她肚子上写字的情形。

师父向我说起了他的身世。师父俗名陈玉,祖籍山西,1903年农历1123日出生于内蒙古丰镇县。父亲陈富元,是个牧羊人,母亲冯氏在家操劳,一生贤慧。兄弟三人,陈玉年纪最小。他天资聪颖,深得父母宠爱;可惜家道太贫,读到高小,即辍学进药铺当学徒,并开始学医。十五岁那年,家里为他订了婚。十八岁那年,父母先后亡故,哥嫂劝他完婚。但在这时他却产生了出家的念头,曾与同学约定,父母百年之后到五台山出家。所以父母一去世,他即与同学南下五台山,从僧云法师剃度,取法名“三昧”,开始了他的出家生涯。在五台山过了三年,那位同学耐不住清苦、寂寞而中途下山回家,他则只身辗转到了陕西终南山。

《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描述了如下情节:

刚刚出家时,师父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夏天的中午,他正在竹椅上静卧,忽然门外走来两个汉子,口中念念有词:

“朕躬有罪,无以万方;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这是《论语》上的句子,他背得的。正要问明来者何意,二人不知去向,抬头四顾,却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妙龄女郎赤裸裸的身子向他走来,慌得他赶紧闭紧双眼。他正在回忆在哪里见过这人,那女人的头已经靠近了他的右臂弯。他用力挣扎,手臂怎么也抬不起来,便侧过脸去不予理睬。那女人摇着他一只手,要求他在自己的肚皮上写个字。他忍无可忍,火冒三丈,大声斥责道:“你真是无聊得很,我乃出家之人,怎能在你女人肚皮上写字?”言罢拍案而起,震得手心酸痛酸痛。定定神,睁眼一看,方知是梦。

后来他到信阳,请教一位六十多岁的方丈,方丈打量他一番,笑道:“无妨,你未婚妻要出嫁了。”

陈玉点点头,心中不免惊异:那女人确实像他的未婚妻。

1964年陈玉从湖南双峰第一次回老家探亲,与大哥谈及此事,大哥叹道:“看来感应之事不可不信,你未婚妻正是你做梦那天出嫁了,据说出嫁那天她还问起你哩!”

这次未见到那女子,1980年第二次探亲时问及,那女子已经下落不明。

出家人,都说要六根清净,人家出不出嫁,今归何处,关你甚事?

陈玉笑而不答。

大哥见他这把年纪仍孤身一人,可怜巴巴,想起好哭;陈玉见大哥衰老状态,也潸然泪下,弟兄俩莫明其妙地痛苦了一场。

    这是当时那张小报所描写的内容,师父既然拿出那张小报给我看,就是首肯了上面的内容。但我现在认为作者不是学佛修行之人,写得带有传奇色彩且有误解。师父做梦能够与古圣先贤相通,说明师父自己就来历非凡。“朕躬有罪”等四句是出自《论语·尧曰》,据朱熹《四书集注》是商汤所说,大意是:“我小子覆谨用黑公牛作祭品,明白地禀告皇皇上帝。有罪的人我决不敢赦免。那些作为天帝的臣仆的善恶,我也不敢隐瞒遮掩,您心里是很明白的。如果我本人有罪请不要牵连天下万方;如果天下万方有罪,那罪就由我一人承担。”(原文是:“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这段话秉承尧舜禹三代“天下为公”的思想,具有大乘菩萨行的精神。师父一梦,时光倒流,与古人圣心相通,可见师父非同凡人。但后来作者写到师父看见女人就闭目无睹,则有贬师父境界。师父不愿在未婚妻肚皮上写字这段情节,师父亲口对我说是事实,但一见到女人就像见到了老虎,则不能体现师父的本来面目。至于师父回家再次问及女人之事,也是大乘菩萨精神。菩萨应以何身得度者则以何身而为说法,师父出家了自然不能与她成为夫妻了,但是并非六根清净就是六亲不认。师父问她的情况,也是情之所致,菩萨不是木头一样无情无义。正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兄弟俩相见痛苦一场,也是各有所感,并非是莫名其妙地哭。哥哥看到弟弟只身一人在外漂泊,觉得好哭。弟弟则想到大哥一辈子在自己的小家打转,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活得太累,太不值,也不禁悲从中来。各有所感,同床异梦,所以不禁大哭一场。

年轻时的三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