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行脚四方,普渡众生(曾琦云著)


 
 

首页缘起全身舍利之谜隐莲法师圆寂后的瑞相我和师父的学佛因缘菩萨行的榜样子午流注座谈会不愿在女人肚皮上签字的和尚行脚四方,普渡众生深山苦行僧师父的神通妙用一次例外的法事功德圆满,回归净土中国肉身菩萨隐莲法师回忆录全文下载佛门奇观给各位道友的信书籍征订和助印信息回主页

 

 

行脚四方,普渡众生

自从五台山出家以后,师父一生漂泊不定,行脚四方,参禅悟道,以身示范,悟解佛法真谛。他的足迹北到黑龙江,南到香港,遍及全国各地.

在战乱频繁的旧中国,人们灾难深重,许多人死于疾病。我曾经问师父为何出家了还要学针灸,师父告诉我,他之所以学针灸,是受哥哥的病所启发。他的哥哥得病无药医治,遇到一人一针就把他扎好了。师父想一针就能治好病,对无钱买药的老百姓是多么需要啊!于是师父就发奋学会了针灸医术。他一边行脚参学,一边行医治病,实践大乘菩萨道普渡众生的精神,救民于水火之中。

师父取名为“三昧”,说明他开始是皈依禅门,往往风花雪月也是参禅之门。他向我说过一个小故事,他去终南山,经过洪洞县,正遇上演戏,演的是女人,但演员却全是男人。他观后有感,写联一付:

小包头,涂脂抹粉,虽是假也还有情;

大花脸,持刀弄斧,若是真那还了得?

我想,师父的对联在说明,真和假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男和女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若是我们去除了相对,进入到绝对的境界,那也就发现自己的本来面目了。分别心是我们产生相对的根源,没有了分别心也就没有了相对。所以经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意就在于此。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日本人侵华时,师父到了香港。他对驻锡香港那段经历仍然记忆犹新。佛教从内地传到香港已经有了很悠久的历史。早在南朝宋元嘉年间,杯度禅师到香港建立怀度庵,香港便有佛教流传。通过各代僧人的努力,使佛教在香港扎根,并不断繁荣和发展。师父到香港的时候,正是抗战时期。当时国难当头,师父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矢志不渝。他在香港期间,基督教非常兴旺。有一天,他拿着佛珠走在街上,一个基督教徒对他说:“和尚,你手中的佛珠是上帝赐给你的。”师父说:“那就请上帝再赐我一把吧!”那人哑口无言,尴尬而去。

这个小故事师父多次与我提到,其中也深有禅意。基督教认为世界一切都是上帝创造的,我最反对这个观点,师父的这句话也说到了我的心坎上。佛教认为,人的一切都是自心作主,你不做坏事,上帝不会罚你入地狱,你没有做好事,上帝也不能让你升天堂。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一切都有因果。上帝虽然福报大,寿命长,但是也在六道轮回之中,他不能主宰众生的命运,福是我求,命自我立。佛进入到了涅槃的境界,不再有轮回,所以皈依佛才能种无量功德,并得最终解脱。

    从香港驻锡一段时间后,师父又四方参学。民国31年,师父来到了中国禅宗祖庭——广东韶关南华寺,与中国当代禅宗泰斗虚云大师在一起了,并参加了虚云主法的水陆大法会。那时,虚老已经百多岁了,他只有四十多岁。两位菩萨相会,自然心领神会。

这里再顺便提到师父与茗山法师相遇的情景。茗山法师也是中国少有的高僧,师父的一张旧照片上有茗山法师的题字,时间是1954年。上面茗山法师题字道:

法师,余之善友也。久别重逢,欣喜无量!以近照见示,特作一偈,以为纪念。

生从何来,死往何处?

不即不离,随缘而住。

落款是“弟茗山敬题”,时间是“一九五四年春”,地点是“于上海金刚道场”。

可见大菩萨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都是法兄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茗山法师与师父的一段交情于题字中可见不一般。

 

茗山法师为隐莲法师照片题字